欢迎来到千禧彩票网站!
您的位置:千禧彩票 > 新闻资讯 >

安倍直接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的可能性为零,但得小心他钻空子

日期:2018-10-07 02:17

日本民族是一个暧昧的民族,日本人一般不太会明确表示自己的诉求,政治诉求更是如此,都是让别人去体会,像安倍晋三这样明确表示自己的政治诉求的日本首相几乎还没有过,就连锋芒毕露的小泉纯一郎也只是强调他的行政改革诉求,几乎不谈有什么政治诉求。

“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是日本保守派的夙愿,日本的保守派认为因为日本有在美国主持下制定的《教育基本法》和《日本国宪法》这两部法律所以就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教育基本法》不让日本人说“爱国”,而《日本国宪法》则剥夺了日本国的交战权。

众所周知,安倍晋三代表了日本的保守派。安倍在2006年的第一个任期内就完成了对《教育基本法》的修订,到现在在日本说“爱国”虽然不会受人追捧,但已经不会像原来那样挨板砖了,但是《日本国宪法》在制定后的70年以后还是没有能够修改。

修改宪法的门槛实在太高,根据现行宪法第96条的规定,修宪需要众参两院各三分之二以上议员的支持,还要半数以上选民通过。

1955年原自由党和原民主党合并成为自由民主党就是为了要满足这条而修宪,但实际上自民党在此后一个多甲子的年月里从来也没有同时拿到过众参两院的三分之二多数,到现在依然是这样,“修宪”这个自民党的终极目标还没有能够实现。

安倍晋三的政治目标十分明确,就是力图在任期内修改宪法。这也就是安倍晋三在去年提议修改自民党总裁任期的目的,因为在安倍晋三这次执政期间的努力下,自民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距离这个目标更近,因此安倍晋三一定要乘热打铁,稍有松动错过了时机都可能会是追悔莫及的。

安倍已经明言向秋季的临时国会递交自民党的宪法修正案。

现在,“众参两院的三分之二多数”已经不是那么高不可攀的目标了,在众议院465个席位中,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加起来已经有了312席,超过了三分之二,而在参议院目前的242个席位中,执政联盟加起来还只有150席,看起来比三分之二所需的162席尚差12席,但是明确赞成修宪的日本维新会和希望之党加起来拥有14席,这就已经超出了需要的三分之二,更不要说除了日共之外其余的政党都有可能出现支持修宪的议员了。

不少中国人以为美国在日本修宪问题上持反对态度,其实这是一个有意无意的误解,使得日本宪法成为和平宪法的第九条确实是麦克阿瑟将军强加给日本人的,但麦克阿瑟本人也在6.25战争爆发之后立即后悔了,逼着日本人以“警察预备队”(现在的“自卫队”)的形式违反自己强加给他们的宪法。

修宪在日本也是一场政治游戏,如果日本人真的是想修宪的话,早在1951年9月日本签订旧金山和约重新独立的时候就可以重打锣鼓另开张自主制宪了,而且当时的美国人也暗示他们可以这样做,但当时的日本首相吉田茂拒绝了这种选择,他的判断是:在美国保护下的轻武装能够减轻军费的压力,更加有利于日本发展经济。

实际上1955年结党的自民党说起来是要修改宪法,其实那也就是一个三心二意的目标,就连最早提出要修宪的岸信介也没有认真去干那件事,当然在经济起飞的时候要干的事情也更多一些。

当时日本的周围环境和现在不一样,除了苏联之外没有什么威胁,当时的美国也有能力而且愿意保卫日本,而现在日本周围的环境比当年要复杂得多,更重要的是美国的实力已经从巅峰状态上跌落了下来,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保卫日本的问题了,美国干脆就需要一个能够同进同退的同盟国,以前还只是一些鹰派的保守人物如前助理国务卿阿米蒂奇级别的人物在议论这件事,而现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从竞选战开始就公开讨论撤出日本的问题了,当然在看得见的将来美国还不会撤出日本和韩国,但这种议论本身对日本的震撼就是巨大的。

现在的日本政坛也已经不同于过去的“55年构造”,即执政的自民党对主要反对党社会党这么一幅构图,而是一个主要执政党自民党之外存在一大堆实力很弱的小党,并且这些小党并不都是反对党,有些党派的政治理念和自民党十分类似甚至比自民党更加保守,这些党派对修宪可能比自民党更加积极,而且在非保守系的党派中也有不少人并不认为修宪是什么很忌讳的事情,即便在最大的反对党立宪民主党内部也有很多人不反对甚至支持修宪,这是因为立宪民主党是从民进党分裂而来,而民进党则是由原来的民主党。民主党在2009-2012年中有过三年的执政经验,现任立宪民主党党首的枝野幸男本人就在菅直人内阁中担任过内阁官房长官,这些有过执政经验的人对现有宪法也确实抱有“过时”或者“落后时代”的感受,所以立宪民主党作为一个政党不主张修宪,但党内各位议员的态度则是五花八门。

突破“三分之二”的门槛虽然问题不大,但是“半数以上选民的支持”还有一定难度,到底修改宪法并不是什么急事,在日本周边环境趋向缓和的现在是不是很一定能得到选民的支持是一个问题,事实上这几个月以来的民意调查表明支持修宪的比例一直在下降。

看来安倍晋三会使用一种很技巧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长期以来,在日本“修宪”就等于“修改宪法第九条”,其实现行日本宪法中除了放弃战争的第九条之外,还有好几个地方经常被拿出来争吵,比如说天皇的地位问题也是一个不好理解的问题,根据现行的日本宪法,天皇并不是君主也不是国家元首,只是“日本国和日本国民整体的象征”,这样一来日本都不是“君主立宪”了,因为没有君主,这倒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就是十分不好理解,辛苦了宪法课的老师。

所以安倍才去了避开第九条本身,找出一些最大公约数来进行修改的战术。比如他现在提出的是保留宪法第九条,加入有关自卫队的定义,这点比较容易得到接受,日本社会的大部分人都觉得现在这种不可缺少理论上违宪的自卫队的现状确实太古怪,应该改善。

“修宪”在70年中成为了禁区,所以无论怎么修改这个宪法,只要是修改成功了,就是震动性的事件。在第一次之后再进行第二次修改时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禁忌和阻力了,届时真要把现在被奉为天条的第九条再改了它大家也就无感了,在历史上能找出无数这种先例来。

上一篇:退出机制为学术荣誉制度打补丁
下一篇:国庆节前的一纸新规,“搅动”了中国22万亿市场